姬の属性

彰姬

-----------------------------------
HX星人+狂下不听不看星人+樱铃JQ控
无可救药の铃村厨一只,只要是铃の就什么都可接受与包容,包括PINO(铃最爱の甜点)、毛豆(铃试种过的)、森永饼干(铃の代言产品),无一幸免(喂怎么都是吃的!
-----------------------------------
铃村健一❤樱井孝宏の生腐地带,对此敏感者请绕道而行><
不保证不定期更新图文资源(喂
祝米娜逗留愉快,顺带自重(你才需要自重!
-----------------------------------
唯本命 = 铃 (昵称00、铃健、小铃、suzu...etc)
唯后宫(攻) = 樱 (昵称13、阿孝、小宏、樱殿...etc)

混の类别
囧の文章
谜の留言
爱の论坛

铃村健一无节操溺爱会社-铃界点
www.allsuzuall.com
樱井孝宏无条件泛爱工房-樱华域
www.lovesaku.com

友人帐
管理者专用
勾搭用
momo
ivy
【樱铃同人文】刹那的永恒【樱铃】(HX有,慎入)【完结:2009年9月12日】
这是樱的庆生文,6月13日晚上11.50分赶发的..(喂没人问你这个
其实还在纠结这种虐文真的可以当做庆生文么(扶额
希望能赶在9月12日,也就是铃的生日前完结..承诺了那些被我虐到了的民那..(摸摸
HX有、虐有、FH有、人格分裂有(喂
慎入(你够了= =


“孝宏,决定了,我们分手吧。”
樱井诧异地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
“说什么啊健一,开玩笑么?今天是我的生日,该不会是想给我这另类的惊喜吧?”笑了笑,好整以暇地看着身边的人。铃村健一,是众人口中的他,樱井孝宏唯一的大亲友,也是他多年的恋人。
铃村望着樱井,眼神非常认真。樱井知道这个眼神,那是每次铃村下定了决心要做某件事时,闪烁坚定的眼神。
是樱井一直以来欣赏的眼神。
现在他对这眼神却非常恐惧。
沉默维持了犹如一世纪的漫长,然后铃村独有的低沉嗓音划破了寂静的空间。
“我们分手。今后也再也不是什么大亲友,请你别在工作以外的地方跟我接触。我……去洗澡了。”铃村翻了个身坐在床沿,脚踏了踏地然后想站起来。
身后的人突然有了动作,腰际被猛力一拉,失去平衡的铃村顿时又跌回柔软的床褥。
上方映入的是樱井愤怒的脸庞。
印象中铃村似乎没看过樱井这样的表情,身体不由地瑟缩了一下。
“你干什么……放开我。”弱弱的声音一点威严也没有,铃村在心里暗骂自己。
“把话讲清楚,不然就一直这样好了。”樱井紧紧地盯着铃村,似乎期待从铃村的表情变化看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铃村动了动手臂,但由于樱井抓的很用力而徒劳无功,而且越来越强烈的麻痹伴随着痛楚在手臂上传来,铃村的脾气也上来了。
“话已经讲完了!我们分手!然后再也不要接近我!你刚才没听清楚吗!啊……好痛!放手!不然我……唔……”没说完的话全数被吞没在樱井的口里。
铃村拼命抵抗着口腔內外来的侵袭,转了个念就狠心咬下去,突来的剧痛使樱井的力气稍微松了点,于是铃村抓紧这空隙试图逃离。
嘴巴里明显的疼痛让樱井的理智稍微恢复了些,迅速地以快得让铃村措手不及的速度一手拉回铃村并用全身的力气压了上去,于是两人又回到相同的位置。
樱井强势地把铃村的两手高举过头然后以一手钳住,尔后注视着动弹不得气息紊乱的铃村。力气的差距让铃村又窘又急,欲破口大骂时却发现樱井正高姿态地由上往下俯视。仿佛要赌气般,铃村不发一语,然后把头偏向一边。
“看着我,健一。” 蹙着眉,樱井望着铃村。
忿忿地看向樱井,仿佛是要申诉着眼前人之前的行为,铃村的双眼蓄着泪水。虽然倔强着强忍着不让泪落下;眨了眨眼,还是掉了。
樱井在那一瞬间,听到了某种东西碎掉落在地上的声音;那一瞬间,他的心疼得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一向是最喜欢他开怀大笑的样子的,就算是丑化自己的形象也是要逗他笑的;阳光般的笑颜、风中铃铛般的笑声,每一次看着他如孩童那样笑得那般无邪,他就深深地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如今他流泪了。
而让他流泪的不是别人,正是他。
闭上了眼睛,泪水依然从紧闭的眼缝里流下脸颊两侧。
樱井伸手拭去那晶莹的泪水,指头微微扫过铃村长长的睫毛。但在下一秒被铃村带有拒绝性质的一个侧头避开,樱井的手指就只残留一些微凉的泪。
“回答我,健一。为什么?” 樱井沉重地问。
良久,听到的却只是时针跳动的声音。
“我需要一个解释,健一。难道你连跟我讲话都不肯了么?”樱井整个身体俯下,垂下头脸埋在铃村的颈窝,轻轻地在铃村的耳边说道。感受到耳旁那个人的吐息,细细痒痒地让神经本来就处以绷紧状态的铃村忍不住整个身体僵硬。
“呐,跟我说只是开玩笑吧,不然我可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你的噢……健一……”张口含着小巧的耳垂,用舌头细细地舔舐着。
“不要……我是认真的,嗯……不要舔……”铃村微弱地央求。
“一点也不像是不要嘛……健一。” 满意地看到铃村止了的泪,樱井嘴角牵起一抹笑,继续以惑人的声音在铃村耳边低喃。
看着依然倔强不肯讲的铃村,樱井又气又无奈,简直不知该拿这家伙怎么办才好。
想想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试图缓和气氛的樱井吻了上去,但由于铃村还是紧紧地闭着双唇,导致无法更进一步,樱井再度被激怒了。
“你这家伙到底是在想什么?突然间说要分手,还叫我从此以后不要接近你,理由又不讲,就算是任性也要有一个限度吧?不想讲清楚是吧,那我不客气了。”语毕,樱井再度吻了上去。
樱井一只手紧紧地钳住铃村高举过头的双手,而空下来的另一只手就使劲地扳开铃村的下颚逼使他把嘴巴张开。樱井將舌头探进,勾住铃村闪躲的舌头疯狂的吸吮、彼此的唾沫在口腔內流转;激烈的肢体挣扎使得床架吱咯作响,激烈的索吻几乎让铃村招架不住,來不及咽下的唾液延著铃村的嘴角流下肩颈处。
一吻方歇,差点缺氧的铃村才得以吸取新鲜的空气,失神的摸样、红润的脸蛋和娇红欲滴微微张开的小口让樱井的欲望彻底被唤醒。
确定铃村已没有反抗的余裕,樱井松开手。凑近铃村的嘴角边,一一舔舐铃村适才流下的唾液,沿着铃村线条优美的肩颈延续而下。铃村咽了口水,喉结细微地上下滑动;樱井吻了吻喉结处,末了还轻咬了一下才离开。
手指抚摸着令人眷恋的肌肤,樱井来到胸部突起处并以唇舌玩弄着。一手探向下体,熟稔地圈着已微微勃起的分身随后有节奏地上下滑动着。
“呜……嗯……”细微的呻吟终于禁不住溢出,但随后却飞快地用手背捂着嘴。樱井意识到铃村这举动似乎是打算与他抗拒到底,觉得好玩之余另一方面忍不住想欺负铃村的念头倏然冒起,恶质的咬了一下含着的突起,满意地感觉到底下人瞬间绷紧的反应。
随着手上动作的加快,顶端溢出的液体越来越多,湿湿滑滑的让樱井的动作越发快速。铃村此时的脑袋已经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的他只能双手捂着嘴拼命着不让声音出来,痉挛的腰间激烈地在床间晃动,沾着汗湿的发丝粘在枕上,随着动作左右反甩。
就要接近高潮的那一霎那,樱井突地紧握着奋胀的分身,疼痛到令人昏眩的感觉刹那间取代了快感,吃痛的铃村泪眼模糊地望向樱井。
“呐,健一,想解放吗……”气息也有些紊乱的樱井盯着铃村。“那就求我吧,还有说从今以后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铃村胸口激烈起伏,微颤的双手离开了被捂红的嘴唇,就在樱井以为铃村即将开口之余,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里突兀地响起。
鲜辣辣的刺痛在脸颊上延展开来,樱井睁大眼睛看着铃村。
“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我是我,是铃村健一,别妄想能支配我!我不讲!”一口气吼完,铃村微张着口,缓缓地平复着不稳的呼吸。
樱井眼神一暗,一手执起铃村的脚抬向肩膀,另一只手依然紧紧地握着铃村的分身;对准紧窒的穴口就着这样的姿势将自己整个送了进去。借着之前两人缠绵整夜的余液,樱井的进入并没受到多大的阻碍,稍微抽插了几下就整个没入,突来的紧裹感让樱井舒服地半眯着眼享受着。
“啊啊啊!!嗯呜……啊……呜……”樱井粗暴的侵略和贯穿;及另一方面分身传来一阵没一阵的疼痛,铃村的拳头紧握,捏到指甲也插进手掌心了,喘不过气的难受感让铃村一瞬间呼吸困难,甚至认为自己会就这样死去。
也不管铃村是否适应了否,仿佛要对他进行惩罚似的,樱井的腰身就猛烈地晃动了起来。做着激烈的活塞律动,越发亢奋的分身在小穴里深入浅出,每一下都是顶入最深处。感受到铃村适才因为疼痛而有些萎靡的分身渐渐抬头,樱井的手指顺着根部滑动,在顶端的铃口打圈。
“不是才讲别妄想能支配你吗?怎么这里就那么老实呢?真是个坏孩子啊……”樱井坏笑,同时加快手上的律动。看着铃村再度因为欲望而失神的摸样,怜惜心油然而生。俯下身一个深吻,两人的呼吸融合在一起,樱井尽情地吸吮着甜蜜的唾液,逗弄着铃村柔软的舌头,一一扫过他纯白的贝齿。
“健一……健一……”樱井反复呢喃着铃村的名字并加快抽插的动作。“不……不要……”意识到接下来的事,但过于激烈的动作,让铃村口齿不清地央求。
“不,这是惩罚……” 樱井低喘着说。几个重重的抽插后,以全身的重量压上去,分身深入腔内,灼热的液体就尽数释放在铃村体内最深处。同时铃村也达到顶点泄在樱井手中,释放的间歇后穴更加绞紧了深埋在里面的分身。
调整了下呼吸,发现铃村却已经昏了过去。从床上下来,樱井双手横抱着铃村往浴室的方向迈去。
帮铃村换了件睡衣,再将他放在已经换了床单的床上。
望着铃村憔悴的睡颜,樱井深深地内疚着。
我这一辈子大概离不开你了,所以你也别妄想能逃离我,就算是利用卑劣的手段我也可以做到。也许你说得很对,我太自以为是,但这都是因为太爱你的缘故,请你原谅我。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的,这是我的誓言,只是对你,健一。
樱井握着铃村的手,在心里默默起誓着。

***

工作结束回来后望着空无一人的房子,樱井自嘲的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对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要是回来后他还在,反而是樱井不知该如何面对。
叹了口气,樱井坐在沙发上,一直跟在脚边的日和就自然地跳上他的大腿,用清澈的大眼睛望着主人咪了一声。樱井宠溺地顺了顺爱猫柔软的毛发,之后陷入了深思。
昨天真的是太失态了。还是头一次这么地不理智,甚至还伤害了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健一……
昨天离开了庆生会的包厢后,有些醉酒的健一从回家的路上就一直嚷嚷着不要回家,孝宏不要走云云,然后还突然抱着他拼命乱吻,被恋人性骚扰的樱井差点就无法正常地驾驶回到家。
樱井想了想。说起来昨天健一的表现是有点反常,虽然平时这家伙醉酒了后非常乱来,撒娇还好,好几次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他索吻拥抱,害得他每次都在心里盘算等下回去后该怎么好好教育他;但在昨天的庆生会上,健一是坐在自己的身旁,也疯得很厉害,但是,却一次也没有跟自己好好地说过话。
樱井再度回想,的确是。每次想跟他讲话的时候,都会被他巧妙的避开,转头跟旁边的人讲话,或起身跟其他人起哄笑闹瞎闹在一块儿。看他喝得差不多了,为免这家伙酒后又乱吐真言,向其他人告辞后就先拉着他离开了。
当时这家伙大叫个不停说我还要喝,孝宏你这个笨蛋要回去就自己回去好了,害他纳闷地想到底这家伙还记不记得这里是自己的庆生会而不是饮酒会。扛着上了车后,这家伙就突然安静了起来。
“呐,孝宏。”
“嗯?”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现在才问这种问题,你这家伙是喝太多了吧?”
“才没有。”
不知道这家伙又胡思乱想什么了,伸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我今天不想回家。”
“什么?”
“没听到吗?不要回家,我不要回家..”他喃喃自语的道。
“呵,还真是热情的邀约。”
他偏着头脸上带着疑惑。
“反正我也没打算送你回家。想起来我还没收到我的礼物呢,呐,健一。”
怔了一下,尔后像是理解了般,他别过了脸。
“那……去你家吧。还有我……我之后有话要跟你说,孝宏。”
“现在不能说吗?”
“不要。”
看了看身边正在看窗外的他。
这家伙还真是任性啊,不过就是这点可爱。
樱井无奈地想,会这么认为的自己果然是M么。
叹了口气,“那好吧,等……哇?!”
突然抱着自己的健一,力度之大让樱井有点抓不稳方向盘。
“喂健一,你怎么了?这样很危险啊。”
他仰起头,随后吻了樱井的脸颊。
“孝宏,不要离开我。”
“孝宏,不要走。”
“孝宏……”
一声声甜蜜的呼唤与一次次亲昵的吻。

“喵~”
樱井忽地睁开眼。
缠绕诱人的气息、沙哑低沉的嗓音,鲜明得仿佛现在还留在耳际。
摇了摇头,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去厨房开了个猫食罐头。
喂了日和后,樱井再度仔细地想了想。
把昨晚健一异常的举动归纳为醉酒的原因,是不应该的。
握着手机,试着拨通健一的号码。几次无果后,猜想健一或许在工作中。
又或许是不想接他的电话。
心,好痛呐……
一只手捂着双眼,片刻后感觉到有液体在眼眶里打转。
樱井背靠着墙壁,泪水透过手指缝间滑下脸庞。把哽咽忍在喉间,蜷曲着身体无声地哭泣。

***

一封信静静地躺在铃村的信箱里。
开着信箱的手有着些微的颤抖,铃村望着那封没写收件人也没邮票的白色信封。
咬了咬微白的唇,浓密的眼睫毛抖了抖,铃村缓缓地闭上了眼。
又是……?
“喀、喀、喀”高跟鞋的声音在走廊上回响,踏在光洁的地板上显得分外刺耳。
铃村如被惊吓的小狗般睁开眼,伸手拿了信迅速关上信箱,“砰”的一声,然后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女人停下脚步,好奇的望着铃村慌张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
关了门后,铃村气喘吁吁地跪坐在玄关。
自己在干嘛啊,真是太可笑了。
望了望自己手里捏到变形的信,铃村拿起来迁怒似地胡乱撕开封口,里面的纸张就顺势滑出来。
带着醒目刺眼红字的纸平摊在地板上。
“别再接近樱井桑!”“消失!” “不要脸!”“去死!”等等的字迹密密麻麻地覆盖了整张纸。带着恶意的猩红色的字像有束缚念力似的,使铃村的视线无法从纸上挪开,一字一句地全看了进去。
呼吸变得急促,心脏像被什么揪紧了似的让铃村无法顺利呼吸,他捂着自己渐渐发疼的胸口,拼命地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却反而更慌张,想站起来时一个不稳狼狈地跌倒在地。
膝盖及侧身传来的阵阵疼痛反而分散了紧张的情绪,铃村干脆不起身,躺在地板上努力地让呼吸恢复顺畅。几分钟后,铃村缓缓呼出了一口气。
好险……哮喘么……从小学后就没发作过的,自上次自行车之旅后医生用严肃的神情吩咐他以后别再挑战自己身体的极限后就一直很注意,没想到会因为这种事差点复发。
原来精神上的压迫也有机会让它复发么。铃村自嘲地嘴角牵起一抹笑。
瞥了眼侧边的纸张,苍白的脸此时显得是如此无助,铃村抚上自己的唇,喃喃自语的道:“消失……吗。”
自己和孝宏的事还是被发现了,伴随而来的是覆天盖地的谴责及谩骂,骚扰电话也接了无数次,大多是一些下流污秽的话。铃村被烦得受不了,干脆就跑去取消了家里的固定电话线。当时铃村还暗自庆幸自己是一个人住才不至于让家人和孝宏得知而为他担心。

半个月前收到一个信件,放的是孝宏和他在pick-up voice里拍的zombie-loan杂志照,有他的照片的地方都用红笔涂画得惨不忍睹,旁边还写上了一堆不雅的字,当时铃村第一次真确的感受到了所谓的恨意,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当那一天那个羞涩的家伙跟自己告白时,惊讶的当儿,却隐藏不了心底那一闪而逝的窃喜,才惊觉自己原来也是喜欢他的。点头答应时,看着面前的他从不知所措的神情到腼腆得露出他可爱的小虎牙在那傻傻地笑着,当时心里那漾起的幸福感觉曾经是那么的真实。

但就算是那么小心翼翼守护着的东西,一旦发现,也脆弱得如同玻璃,轻易地就能被捏碎。

缓缓地坐起身,确定自己没大碍后,铃村从地板上扒起那张纸揉了揉就丢进垃圾桶里。“铃村健一!振作啊!!!”大声地吼完还顺便很用力地拍了自己一巴掌,“啪!!”脸颊瞬间多了五指红印。脸上热辣辣的,但心里却舒畅了许多的铃村,瞄到从一进门就被他吓得躲起来的momo和ivy,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把它们抱起来亲了亲,或许是感应到自己主人的心思,两只狗狗用温热的舌头舔了舔铃村的脸。“啊啊,好调皮啊女儿们。好痒啊呵呵……幸好爸爸还有你们……来乖乖在一边等着,爸爸要去做饭咯。”铃村边放下狗狗们,边踏步进厨房准备晚餐。

“好饱…… ”晚餐后打开电视继续追他的特摄节目,边摸了摸自己吃饱后微凸的小肚子,思绪却擅自游离去了某个角落。
“吃了饭了么……? ”
铃村像是说给谁听似的,轻柔的语音消失在只有独自一人的空间里。

***

隔天早上在录音室的走廊外,铃村在远处就看到了站在那儿的樱井。这一来立刻让铃村躲在转角处,捂着胸口安抚被吓得乱跳的小心肝。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儿啊……”莫非是看错了?摇了摇尚未完全清醒的脑袋,铃村揉了揉眼看清楚。

是他。

穿着橙色上衣和米色的七分裤,脚上则随意穿了对白色凉鞋;俊俏的侧脸旁垂下了几撮巧褐色的发丝,随性休闲的穿着却隐藏不了他天生的气质,虽然只是站在走廊边却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半个月没见了的樱井,正神采奕奕地在跟鸟海浩辅,也就是跟自己同一事务所的同辈兼死党在聊天。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看着录音的时间就快到了,站在门口的樱井却丝毫没离开的意思,铃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走过去。
“哟早啊,健一!今天怎么没迟到呐,”鸟海一看到铃村,就热情地走过去搂着他的肩边揶揄着。
“我也不是每次都会迟到的好吗!……倒是你怎么会这么早就来了,昨天不是看你才把到一个漂亮美眉。”刻意忽视身边的那个人,铃村勉强地对着鸟海笑着。
“我哪有!那是我表妹,你这小子可别给我到处乱讲啊!”鸟海轻捶了铃村一拳。
“早,铃村。”抬手瞄了瞄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哟,”樱井淡淡地扫视了铃村一眼后,目光转向鸟海。“我们进去吧?”
“哦,好。”收回手,没发现两人异状的鸟海就随着樱井转身进去了。

不是已经觉悟了么。
不是已经准备承受了么。
不是已经预见了这种结果的么。
这种想哭的感觉..又算什么?
一个淡淡的眼神就已经轻易地在心中淀起涟漪,一句话就击溃了自己之前伪装出来的自信心,一个漠视的转身就让自己的决定动摇了;再来呢?再来的是什么?而接下来自己真的能坚持下去么?
铃村勉强地扯出一抹苦笑。
大概是,不行吧。
推开门的时候才发现捏得死紧的拳头,松开时已经浮现浅浅的血痕了。抓起台本,铃村强打着精神,再次警惕自己现在应该做的,是必须集中精神于眼前的工作。
录音开始前才知道剧本中的一个角色替换了人选,这就解释了樱井出现在这儿的原因。虽然有点惊讶已经宣布淡出的他怎会再接BL剧本,难道是为了见……随即就把这可笑的理由否定了。铃村闭上眼微扬起了头,试图把眼眶里翻滚的情绪收回去。
想见他人的眼神是那样冷漠的么。
“健一。”
恍惚中似乎听到了那人平时对自己唤着的名字,是你在叫我么?孝宏……
“健一!”
铃村猛地睁开眼。
“你还好么,从刚才脸色就不大好啊,身体不舒服?”鸟海担心地望着脸色苍白的铃村。
“……没事没事,我好得很,大概是今天起太早的关系吧,哈哈哈~”声音健气开朗得无懈可击,连铃村都佩服此时的自己。
“你小子就是工作太拼了,别忘记你才从医院打完点滴出来啊!”鸟海回想起上星期这小子参加完见面会后就直接倒在后台的事件,不禁摇了摇头。
竟然没人察觉到烧到39度了还硬撑着站在舞台上的铃村,到底该说是大家的疏忽还是这小子的演技太好?逞强到这种地步还真是让人担心。
“已经没事了啦!”铃村辩白。
“没事就好,要是还不舒服一定要讲啊,唉,你这小子就是爱让人操心。”推了推铃村的头,鸟海就继续研习回他的剧本。
望着担心着他的鸟海,一种窝心的温暖感觉从心底涌上来。原来被人关心着的感觉真的是很好的呢。
“真是的,你是上了年纪的老妈子么,这么爱操心。”
“什么!你这小子……”
“不过还是谢啦,浩辅。”铃村露出了许久未见的真心笑容向鸟海道谢着。
“呃……哎,客气什么,我们都认识多久啦,”鸟海无奈地阖上台本。还是拿这小子没办法……
“那可以开始了吧?”
“嗯!”适才忧郁的心情一扫而空,而接下来的录音也以铃村预想不到的顺利状况完成了,当然也是因为自己和樱井的角色并没有太多台词上的交流,加上樱井录完音后就离开了。他……是不想再多看自己一眼吧。心里又再度被刺了一下,赶紧舒了一口气,起身前往下一个工作地点。
然而,铃村却忽略了樱井离开前那紧紧握着的拳……

***

“岩田桑你做什么啊啊啊~~不要啊~~”录音室传来铃村凄厉的惨叫声。
“这里没有人会帮你的!乖乖地给我死心吧!”“碰!”椅子被推倒的声音随之响起。
“不要啊~~放开!放开啊~~呜呜呜岩田桑你好过分!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帅气的咖喱面包啊啊啊~~!”铃村像个被恶婆婆欺负的小媳妇般,含着泪望着被岩田一手抢过去然后直接丢进垃圾桶的咖喱面包。
“已经掉在地上沾上灰尘的面包还能帅气么?”重点是一个面包有帅气这回事么,岩田扶额。
“你不懂,就是要有点伤痕有点沧桑才有味道才显得它与众不同才帅气啊!岩田桑怎么能以貌取面包,你这样是无法得到其它可爱面包的青睐的知道吗!”
……这什么歪论?岩田望着还在怨念中的铃村,“你最近怎么一直只吃面包?……别告诉我你变成面包超人了。”看到铃村摆出面包超人的招牌动作,岩田认真地说。
“……没什么,想吃罢了……”望着岩田突然严肃的神情,铃村心虚了一下。
“那走吧,今晚别吃面包了,我们去吃大餐!当作我对你帅气的咖喱面包的赔罪吧~”这小子这次不懂又在烦恼什么了。算了,反正只要给他好吃的就会忘掉的吧?
“哇啊啊,真的??岩田桑你真好~~哈哈哈,最爱你了~~”铃村绽开笑颜,开心地望着岩田还顺便扑了上去。
“喂面包超人冷静点啊~~”看吧?
“那我想吃中国菜!春卷,水饺,烧卖,包子…哈哈,我来啦~”
……这小子真的有烦恼吗……

“恩,那大致上就是这样决定了,之后的行程和一些细节会再跟你联络……喂?听到吗?好,好,明天我们这边会再跟你确定多一次……这样可以吗?喂?……喂?樱井桑你听到我在说什么吗?噢,好,那就是那样了,再联络!”盖了电话后的某staff抱怨似地跟身边的人说:樱井桑不懂怎么了跟他说话好象心不在焉似的需要一再重复,虽然铃村桑的声音很大声但是我明明也提高声量啦等等的在那碎碎念。

晚饭后连续去了2家居酒屋喝得醉醺醺的铃村,被岩田强硬地扛上车打包送回家。对到达家门前却还睡得一塌糊涂的铃村没撤,岩田只好下车。打开车门后欲伸手抱铃村的时候,突然被被拍了拍肩,吓了一跳的岩田定睛一看,竟是近来许久未见的樱井孝宏。
“樱井桑?你怎么在这里?没事别吓人,现在已经是半夜3点了啊!”看了看手表,岩田继续问,“你在这里等铃村?奇怪,刚才怎么没告诉我他约了你?”
“……没有。是我自己等他的。”樱井脸无表情地说。
今天在电话中无意间听到了健一的声音,猜想着两人之后可能会去饮酒而健一应该会喝得醉醺醺的,所以就来等岩田桑送他回家了。
岩田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原来最近铃村异常的举动都是因为你么?你们怎么了,吵架?”
“吵架?呵,我还宁愿他跟我吵一架呢……那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呐,岩田桑,你跟铃村一直都是感情很好的吧,最近他有跟你说过什么吗?”樱井望着岩田。
“这种事你应该亲自问他吧……你们是一对恋人不是么?”岩田随意地靠在车身一侧,打了个呵欠。
几年前从铃村那儿得知了这件事后还很担心的,但是之后看着他幸福得像是得到了全世界,总是快乐的笑着,岩田就放心了。
“就是因为他不肯说我才问你的!”樱井尽量压低声量,咬牙切齿地说。
这两个是发生了什么事么,看起来还蛮严重的。
“啊,我也不清楚呢。虽然很担心,但就算灌醉了他还是坚持不说出来,我也没办法。他上星期还进医院了呢。这小鬼还真是让人担心……”
“是么……”樱井垂首,轻轻地叹了口气。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健一你如此倔强的原因又是什么?
“好了,快把这醉鬼带上去吧,天这么冷,又感冒了就糟了。”岩田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边指了指铃村。
樱井点了点头,伸手抱起铃村。
一落入温暖的怀中,铃村便舒服地蹭了蹭,头埋进樱井暖暖的胸膛,张嘴迷糊地说了几句梦话便又昏昏地睡去了。
只是这么细微的举动却已经让樱井觉得窝心,已经多久没碰到他了?樱井久久地注视着铃村无邪的睡颜,贪婪地像是要把他镶入记忆里,祢补回自己之前失落已久的空缺。
车内的岩田开动车子,说了句快点和好吧笨蛋情侣就离去了。

***

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进去后,站着的铃村因为重心不稳而向地面扑去,见状的樱井快速地一拉,怀抱着铃村双双跌倒在地。“碰咚!”倒下来的时候因为冲击力过猛,连带玄关旁的鞋架也被碰倒。
顾不得身上传来的阵阵疼痛,确定铃村安然无恙地躺在他胸前后,樱井舒了一口气,太好了。而这时候稍微清醒了的铃村动了动,“嗯……”
樱井瞬间全身绷紧,健一……醒了?
要对他说什么呢?又该怎么解释现在这状况呢?
他又要像半个月前那样赶自己出门了吧。樱井苦笑。
“不准再来!!”
“滚回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以后不准再叫我健一,我也不会再叫你孝宏了。我们分手了!!一刀两断了!!请不要再死皮赖脸的巴着我好吗?”
又要再听到那些狠狠刺伤他的话么。
屏息着,望着铃村缓缓抬头,然后注视着自己。
久久,空气如凝结了一般。
“……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叫你不准再来了……么。”依然是毫不留情的话语。
不,不想再听到了……
就在樱井欲开口的当儿,铃村却抢先道。
“你应该不可能会再来这里的……为什么?因为……像我这么惹人厌的,你应该不会再多想看一眼的……”
什……么?
“今天看到你,知道……我多么高兴吗……我好高兴……好高兴……”
“但是你……那么冷淡……那么厌恶的表情……我好痛,好痛……你已经讨厌我了……已经……不要我了……”抽泣着轻轻哭诉。
这是……樱井讶异,这些与半个月前截然不同的话是怎么回事?
半刻后又迷迷糊糊地对樱井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才了解了他依然处在醉酒的状态中,樱井就继续保持沉默。这样就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是么。
“我很担心……这样下去真的可以么……虽然我知道这个始终是会发生的……你知道吗……我本来不当一回事的……收到那个的时候……”
“可是之后……呵……那个是什么……”刚才鞋架被碰倒的时候旁边的垃圾桶也跟着打翻,之前丢掉的纸张不偏不倚就掉落在樱井他们的侧边不远处。
铃村伸手拿了过来,稍微揉了揉皱皱的纸张,在空中扬了扬。
猩红色的字体刺目地映入樱井的瞳孔中。
“叫我去死……叫我消失呢……好难过……好痛……呼吸不了……好害怕……但是不可以……不行的呢……我怎样都无所谓……但是……我要保护你……所以……我逃了……”听着樱井扑通扑通的心跳,铃村闭上眼细细描述着,眼角流下的泪一颗颗地落在樱井的胸前。
“经历了这么辛苦的过程……才终于在工作上出头了……不可以……但是没关系哟……你会很安全的……有我保护你……不用紧的……”铃村凑近了樱井轻轻地吻了他。
“啊啊……咦……铃村健一……你……怎么说出来了……不是已经决定绝对不跟任何人说的么……”
“但是……现在说出来也没关系吧……因为……这是一场梦呢……好温暖好温暖的梦……”蹭了蹭身上温暖的触感,铃村幸福地扬起了一抹笑。
健一……!
紧紧地环抱着铃村,樱井闭着的眼隐约有泪淌出。
“孝宏……宏……”没多久,铃村就又沉沉地睡去了。

把他抱上床盖上被子后,樱井坐在床沿望着铃村。
这个他此生最爱的人。
牺牲了自己的一切只为了他,却独自默默承受痛苦的人。
盯着铃村的侧脸良久,樱井下了一个决定。
这次该轮到我保护你了,健一……

***

早上醒来后,头痛欲裂的铃村坐起身扶着额揉了揉。
啊啊,昨晚不该喝那么多的……呜,好想吐……
挣扎着下床,奔去浴室狂吐一番后,觉得舒服了些的铃村扭开水龙头漱口洗了把脸。
望着镜子里憔悴的面容,铃村回想昨晚的事。
从居酒屋出来后就没了记忆了,但还是隐约地感觉到是有人送他回来的。岩田桑?等会儿见到他再谢谢他吧。
自己的酒品还真差啊,醉得一塌糊涂什么都不记得了,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
因为一直以来送他回家的人已经不在了。
所以不可以再继续任性下去了不是。
昨晚发了一个美梦,梦中的那个人,温柔得让他错以为一切似乎又回到幸福的那时候了,所以他安心地把一切都对他说了,因为这样才觉得自己能继续伪装下去,装作自然的样子坚强地面对他。
铃村笑了笑,对着镜子里的那个人说:一起努力吧。
我们一起加油,把他忘了,这样才是最好的。
对他,对自己也是。

“不准再想下去。”不知何时就站在浴室门口的樱井突然出声。
铃村呆呆地望着面前的人。
看着他走向自己,下一秒就落入一个结结实实的怀抱中。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再也不会放开你了。之前那么冷漠的态度都是装出来试探你的……原谅我好么?健一。”紧紧地抱着怀中不知所措的他,樱井坚定地说。
铃村此时却是慌了神,脑中一片空白什么回应也做不了,只能拼命地整理思绪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怎么会在这儿?难道……昨晚那一切都不是梦?自己又说了什么?
他全部都知道了?
不行……!不行的!
铃村突然激烈挣扎,试图挣脱樱井的怀抱,樱井随即加大力道把铃村紧紧揽住。
“不行!放开我!不是叫你不准再来了吗!!”
“我全知道了健一,不用再继续隐瞒下去了。”
“那……那个是骗你的!醉鬼的胡言乱语你也相信么!太可笑了!”铃村大喊。
心疼地拥着怀中的人,樱井只是一直重复,“不用再继续隐瞒下去了。”
片刻后铃村终于放弃。
“这样下去你会……会变成跟我一样的!”
“我不在意。”
“辛辛苦苦才有今日……难道你能这么轻易就抛弃么!”
“我不在意。”
“不要说得那么轻松!……嗯……”
樱井俯下头,温柔地吻住了铃村。
久违了的亲吻,熟悉却陌生的触感让铃村一时失了神。
樱井边亲吻着,边道。
“我不在意。没有你,那些都不重要。健一,我爱你!我爱你!”
笃定的誓言,坚贞的爱语,深深地在铃村的心里重新刻下痕迹;那一刻,铃村看见樱井瞳孔里缥缈却永恒的影像,里面,有他和他的身影。
铃村扑向樱井,紧紧地回抱着他。
“孝宏……孝……呜嗯宏……对呜呜……不起…呜……”眼泪扑簌扑簌地一颗颗往下掉,
铃村哭得淅沥哗啦地道歉着。
面对着哭得差点岔气的人儿,樱井一下下的顺着铃村的背边柔声安抚着。
“别哭了,嗯?”棒起哭湿了的小脸,樱井温柔地啄着铃村的眼帘,“你的泪水让我的心好疼……健一……别哭……”
“呜嗯……呜呜…对不起…不过……我忍不住……呜呜嗯……嗯……”再度被吻住,铃村的细碎呜咽被樱井吸收掉,消失在唇边。
趁隙滑入温暖的口腔内,樱井吸吮着颤抖的小舌,引诱着邀请一同嬉戏。过度激情的热吻让铃村承受不住,腿一软整个人就要向下滑,樱井适时地扶着他的腰,边舔舐着红肿的唇和脸侧残留的泪水。
“现在不就不哭了?”樱井笑笑地望着铃村。
揉了揉哭红了的兔子眼,铃村不好意思地低头。
太丢脸了,自己还是第一次哭成这样。
不过一定只是对着眼前的这个人才会这样吧,所以不用紧。暗自给自己找了个理由,铃村再度抬头望着樱井。
握紧了拳,小声地说。
“抱我。”
“健一?”樱井不确定地开口。
“……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笨蛋……”铃村羞红了脸,再度低头。
像是被触动了某个开关,几乎是立即的,樱井扯开铃村衣服的领口,往那优美的锁骨进攻,在那许久没接触的地带留下无数个属于他的印记。
“嗯……孝宏……孝宏……孝宏……”像是要确定似的,铃村抱着樱井,一遍遍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健一……!” 紧紧地拥抱着差点失去的爱,樱井的心此刻是幸福地无法言喻。
解开了身上的束缚后,樱井贪婪地盯着一丝不挂的铃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铃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狼盯上了的羊,而那只狼在打量着怎么把自己折吃入腹的当儿,樱井突然把他推向后,把铃村困在墙壁与他的中间后,樱井缓缓蹲下。
腹下传来湿濡炙热的紧致感触,如被雷击的麻痹快感撞击着铃村的每一条神经,与背部的冰凉接触形成莫大的反差,铃村浑身颤抖着接受着樱井施与他的快乐。
“嗯啊……啊啊……!不……孝宏……不要……啊……啊啊……!”在铃口用舌头打着圈圈,再钻进去仔细舔舐,当樱井这样做的时候铃村总会瞬间绷紧身体,嘴角溢出甜美激昂的声音,扯着樱井的头发像是要阻止他又像是要他更深入似的,在推拒与迎合间摇摆不定。樱井模仿着活塞的律动,含着铃村勃发的分身上上下下的吸吮着,不忘用手不时爱抚着双珠,有技巧地捻捏着,恰到好处的力道让铃村忍不住扬声呻吟。
“啊……啊啊……孝宏!孝宏!不要了……!我……我要射了……啊啊!”达到顶点的高潮来临,樱井吞吐得更加卖力,每一下都插到喉咙最深处,最后一发铃村激烈地颤抖着在樱井口里迸射,“咕”地一声,眉头也没皱一下的樱井把一半咽下去。
仔细地舔舐着残留在分身上的遗液,樱井向上望着铃村。娇媚的潮红脸庞,闭着的眼帘长长的睫毛有几滴泪珠挂在上面,不住喘气的小嘴微微翕张着,咽口水时上下滑动的性感喉结……这些已有半个月没见的神情,再再地刺激着樱井勃发的欲望。
把在口中剩余的一半爱液吐在手心,樱井一指探入背后的幽穴。没遇到任何障碍,一个指头顺利地贯穿中心。
突而其来的侵入让铃村的身体整个紧绷了起来,将适才侵入的手指紧紧包裹。
“健一……乖……放松……”樱井在铃村耳边轻语着,诱惑着他。
缓缓呼出气,铃村试图让自己的身体放松,趁着空隙,樱井快速辗转绽着内壁的折皱,没多久就又插入第二指。
一手再度抚上铃村逐渐抬头的欲望,樱井缓慢地上下滑动着,相比起正被手指激烈抽插着的后穴,前面那刻意放慢的速度简直就是一种磨人的煎熬,铃村难耐地扭动身体,低低地叫,“孝宏……不要这样……嗯啊……这样的……嗯……”
“怎么了,健一……我这不是在爱你么……”樱井压仰着他濒临爆发的欲望,低沉地笑。
“啊……不……孝宏……求求你……啊啊……”后面再度增加一指,越添激烈的进攻让铃村忍不住求饶。
“说你爱我……我什么都给你……”望着现在铃村意乱情迷的模样,樱井继续诱惑。
“我爱你,爱你……孝宏……爱你……”不再矜持,铃村叫出他对他的真实心情。
加快手上的速度,铃村再度高潮,在那一刻樱井拔出手指,换上他等待已久勃发的亢大。
突然被充满的强烈感觉让铃村尖叫着,紧紧抓着樱井的背在那留下深浅不一的爪痕,樱井深深埋进铃村的体内,享受着他迸射后疯狂抽搐的腔道;炙热紧裹的绵密感觉让樱井忍不住开始奔驰,抬起铃村的双腿架高撑在墙上,樱井开始疯狂地进出那紧致的后穴,每一下顶入最深处后浅浅退出,下一刻又冲撞入那令人无法自拔的紧裹感。
待到最后一个冲刺,樱井紧紧抱着铃村,插到最深处后尽情地在那炽热的内壁里洒下他热情的种子,铃村能感受到从分身喷射出的精液已流入他的体内深处,被热液冲刷着的腔道持续抽搐紧紧钳着樱井的欲望;激情之后两人依然紧紧相拥,结合处也密合得没一点缝隙。

付出了的他就是他对他的爱的证明,接受了的他就是他对他的爱的证明。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此刻的两人心灵相通,樱井再度吻向铃村,把无尽的爱语化为缠绵的吻细细倾诉。

不要再分开了。
不会再分开了。
我答应你,这就是未来,属于我们俩刹那的永恒。

***

樱井在各论坛上发信邀请那些曾经发表谴责及谩骂铃村的自己的fans,于9月12日出席他为铃村举办的生日宴会,到时他会给他们一个交代,所以请他们在这几个月内不要再骚扰铃村。
身边所有朋友都认为他疯了,连铃村也不例外。
樱井却只是淡淡地不予理会。
于是安稳的几个月过去了。
到得那一天时,车上的铃村看到宴会场合外排队的那汹涌的人潮时差点没昏过去。
“孝宏……”
“健一,不用担心。”樱井温柔地注视着铃村。
铃村不懂他打哪儿来的自信,虽然很不可靠,但是他还是相信了。
所以和牵着他的手的他一步步地踏上台前。
会场异常的静,铃村甚至开始怀疑一根针掉在地上的话会不会听到。
正当铃村胡思乱想企图掩饰不安的时候,樱井握了握他的手,不解的铃村看向樱井。
突然凑近放大的脸,嘴唇覆上了温暖的触感。
铃村的眼睛徒然睁大,樱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了他。
会场内响起无数的抽气声。
淡淡地一吻,随后转头面向众人。
“这就是我迷恋的人,铃村健一。他就是我此生的爱,永不会变。樱井在此真的很感谢各位对我的厚爱,”樱井鞠了一躬。
“但今后如果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我决不会原谅那个人的。就算退出声优界,也不惜一切,”冷冷的一扫。
“你们可以说我疯了,神经不正常或是什么都行,但绝对不准侮辱铃村。”
“我爱他更甚于我的性命……”樱井转头面向铃村,“虽然我一直骗人,但这次不是假的,健一。”温柔地笑着。
铃村只是一直望着他。
台下已经传来无数细细抽泣的哭声。
“所以请你们体谅,谢谢你们的包容……这就是我今日想对各位说的话。”


铃村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很不可思议。
就在樱井宣告了他们的关系后,本来反对的人逐渐减少,换上的是支持他们的声浪,而且还与日俱增。
虽然还有些人依然鄙视,但都在看了网上流传甚广的偷拍视频后彻底改观,纷纷举起1300的旗帜。
据说最那啥的说法好像是“好得一塌糊涂的男人对恋人的保护感动了他们”。

啊,什么啊。
那只不过是笨蛋吧。
铃村微噘起嘴。

嘛,算了。
反正,也是很帅的笨蛋。
铃村笑了笑,眼神瞄向在厨房里要做料理给他尝尝的樱井的身影。

今后,也要一直在我身边哟。
今后,也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谢谢你,孝宏。

我爱你。



END


--------------------------------于是这是搬来的伪后记(喂-------------------------

于是在铃界>樱的6月13日开坑,樱域>铃的9月12日填坑完毕。
其实当初是为了虐铃才写的,帮樱庆生只是顺便(喂!
如果不是铃在这天生日,我想这文就浮云了吧?(被TF
于是这是我第一篇同人文,献给我最爱的两人~
你们要幸福哟~!妈妈会温柔地守护着你们的~不论是亲妈还是后妈
铃,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XDD


2009.08.16(Sun) | [同人]樱铃文图 | cm(6) | tb(0)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iizii.blog126.fc2blog.us/tb.php/2-0301ece3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23. 完结撒花XDD
终于更新完毕啦~这次送上甜蜜HX~XD
你们一直都要幸福下去哟~>///<
彰姬 | 2009.10.03 13:02 | edit
19. No title
那啥..就让他继续哭吧(挖鼻(被揍
谁叫他欺负铃!!哭吧哭吧!!(被樱拖走

后妈自重喂,姬子酱,快点后续啦!(被拖走
桁珩 | 2009.08.21 13:22 | edit
17. TO G酱
那啥..就让他继续哭吧(挖鼻(被揍
谁叫他欺负铃!!哭吧哭吧!!(被樱拖走
我在写..我真的有在写哦~
彰姬 | 2009.08.20 22:02 | edit
13. No title
是说姬子你让樱井这一哭哭了多长时间了啊,泪都流干了= =+

毫不留情地催文!
宫叶 | 2009.08.20 19:05 | edit
3. Re: No title
> 於是我踩了第13HIT啊 =v=!!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于是你激动什么!!
恭喜啊~XDD
这个新开的blog,终于也冲破了个位数了么..(喂
姬子 | 2009.08.19 17:17 | edit
2. No title
於是我踩了第13HIT啊 =v=!!
桁珩 | 2009.08.19 01:56 | edit
Name
E-Mail
URL
Title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